我他妈的看了一本混账书?

2018年6月3日

我终于把这本书读完啦。这本书叫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,我是说,我花了约莫一周的时间,才把这本书读完。这本书看着也太他妈的有意思了。没看过原文,整本书全是他妈的,也许有机会要抽时间看看原文里他妈的长什么样。

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在遭学校退学到纽约游荡的这短短几天时间内,给我们展现了一个少年的内心世界。

第一次看这本书是在高中时,当时觉得这本书太他妈地枯燥了。没错,当时读到了一半就没再看下去了。整本书都是霍尔顿的叨叨絮絮,发牢骚似的倾述对周围人的痛恨,当然也会有喜欢的人。也幸亏他是个少年而不是老年人,不然看什么都不顺眼,全在他妈的放荡不羁。

这些天再次拿起这本书,却觉得特有意思,因此真忙也抽空把它看完了。所经历的事件吸引着我,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一样,那些事情就像是自己经历的一样。我曾在想,为什么我高中时不喜欢看这本书,到现在却被它吸引了呢。可能是高中时的生活太枯燥,圈子太小无暇顾及他人。如今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,见到许多霍尔顿口中“假模假式”的人,也让我反思自己,是不是也是那样假模假式。有时候真是厌烦了这个空气里满是虚伪味道的地方。

说来好笑,你千万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任何事,你只要一提起,就会想念起每一个人来。

这句话太有意思了,太喜欢了,不说别的,看到这句话我总会想起每一个人来。

不管怎样,我老是在想象,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。几千几万个小孩子,附近没有一个人——没有一个大人,我是说——除了我。我呢,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。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,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,我就把他捉住——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,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,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,把他们捉住。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。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。我知道这有点异想天开,可我真正喜欢干的就是这个。我知道这不象话。

一个不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,一个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。

有人在墙上写了“×你”两个大字,差点儿要把霍尔顿气疯。一个天天把他妈的放在口上的人,却见不得墙上写着“×你”的字眼。这个人是不是太虚伪啦。并不,他想到菲比和别的小孩子会看到它,总会弄懂他妈的什么意思,自然啦——她们以后有一两天功夫,会老想着这事。霍尔顿最后还是把字擦掉了。他妹妹就是未被污染的净土,他不希望不美好的事物发生在他妹妹的身上,他是守望着他妹妹。要知道,他最大的梦想是做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呀,那是一个保护没有防备心的孩子们的角色,他想守住那份纯真。还有他曾提到他要去没人的地方生活娶一个哑妻,在看过成人世界的肮脏后他想选择沉默,选择不与世俗同流合污这都是他做出的抗争。

成人的社会就这样吧,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才会对人类的行为感到惶惑、恐惧、甚至恶心,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经历这些成长的纠结。

嘿,这本书太他妈的有意思了。真希望我能随时给作者打电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